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湖口 >> 文学作品
《鸠杖鸿泥——湖口文史考辨录》序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5-12-24
  
  作者①问我:“您赞不赞成这本书的名称叫《鸠杖鸿泥——湖口文史考辨录》?”我立即答:“完全赞成!这名取得好!”

  我之所以赞成,原因很多。首先,“鸠杖”、“鸿泥”对我很亲切。因为这两个词不但我一直熟悉,而且更源于来自我父亲杨赓笙民国二十四年(1935年)《再登下石钟山感苏记为赋一律》这首七律诗中“鸿泥仅向湖边印, 鸠杖从无洞里过”的两句。这就涉及了苏轼,涉及了我父亲,从而涉及了与湖口有关的古人与今人、过去与现在、历史与地理、鄱阳湖与湖口以及石钟山这一片地区的整体与个体,可以说,涉及了湖口的许许多多方面,即本书力求以艺术形式的语言反映出了本书要考辨的湖口的文与史。本书篇幅不长,分五篇,篇名富有文彩:钟山听涛,鸠杖鸿泥,方史考鸣,彭蠡虹,瘦影当窗;看完每篇文章,仔细琢磨,篇名实在别有风味。的确,本书大量内容就是作者专心致力、跋涉实地、搜罗资料、探索思考、日积月累的研究成果,颇具己见,不落俗套,我读后深受教益,多开眼界。

  先从石钟山谈起。我父亲那首诗是批苏轼《石钟山记》观点的,是反对石钟山因水石相搏之“声”而得名的,而是以山之“形”而得名的,所以诗中讲了,“釜覆罄悬形宛在, 水撞石搏意全讹” 。他认为苏轼为什么会犯这一错误呢?就是因为苏轼没作深入调研。“鸿泥仅向湖边印”,一夜扁舟,掠过山崖洞傍,这就像苏轼诗句“好似飞鸿印雪泥”一样,苏轼掠过鄱阳湖边的石钟山之傍,好似一只飞鸿略停在湖边雪泥上,留下的爪迹就是爪迹而已,所看不足为凭。“鸠杖从无洞里过”,鸠杖,尊贵之人所用手杖,这里指苏轼;这句诗指苏轼从未在退水之际到石钟山崖的大空洞中去看一下,看看石钟山像不像覆的锅釜、悬的钟磬。作者在《石钟山记的前世后生》中对石钟山的历史及其命名,作了有根有据的考证与分析,提出了他的明确的结论,很可贵。而且应一并提出,石钟山有上、下两座,《石钟山记》写的是上石钟山,而今风景名胜点却在下石钟山,上石钟山很多人都不知道。为何如此?作者文中也讲得清清楚楚。

  谈了石钟山更不能不谈桃花源。《桃花源记》的影响是远远超过《石钟山记》的。作者专为陶渊明与桃花源写了三篇考辨文章。陶渊明当彭泽县令的办公地点就在现在湖口的江桥,因为那时湖口没有从彭泽划出来。这点现今几无争议。难能可贵的是作者既详细搜集了有关史料,又亲自深入实地,作了比较周密的调研,提出“湖口陵家山盘谷园是桃花源的参考地域”的结论,这更是值得重视的。对于陶渊明,公廉执政,重民本,尚名节,轻五斗,作者收编了不少有关故事,以及本书所载的湖口历史上一批廉吏,大可为当今执政者鉴。

  当然,除了石钟山、桃花源外,本书还讲了很多什么村、什么岭、什么桥、什么坂、什么山、什么湾、……即以大量篇幅讲了湖口的地理、水文、物产、地名等等,除了《方史考鸣》这一专篇外,其他篇章也有涉及,《鸠杖鸿泥——湖口县情浅说》就是极为突出一例。读了有关章节,例如:《成德岭》一文,既熟悉,又生疏,既重温故旧,又别识新颜。所谓熟悉、重温,是成德岭的地貌与石街。1945年抗日胜利后,我全家由黎川返回湖口,就住在成德岭,住在石钟山下、城德门傍。文中所讲的过去由成德岭经登山老路过半山亭上山,我在石钟山上念了一年初二,天天走此路,怎么不熟悉、重温?!所以生疏、别识,是成德岭的历史,400余年的历史,我所知的就是返回湖口的四、五年而已。至于其他的村、岭、桥、坂、山、湾等等,就更多的生疏、别识了。文章地处一隅,但接地气、触地脉、寓史训、启人思。

  文史文史,就是文化、历史,其实历史就是文化。文化,本质上就是人化,化人,即以人化物,以物化人。“人”,“物”难分,“人”难离“物”,“物”难离“人”。本书写了不少历史名人,从晋、南朝、隋、唐、宋、元、明、清、民国,直到如今,从众所周知的历史名人陶渊明、狄仁杰到鲜为人知的现代红岩英烈余祖胜,这就不能不涉及许多历史事件。对于任何一位历史人物与一个历史事件,必须从其所处的历史条件加以评价。书中所涉及的历史人物与历史事件,都是湖口的历史珍宝,作者倾注了大量心血,《彭蠡虹》一篇就集中写了其人其事。而《钟山听涛》、《鸠杖鸿泥》与此篇一起,着重写了湖口起义(二次革命)与杨赓笙、赣东北苏区创建与邹觉民。1913年的二次革命是1911年辛亥革命的延续,也是1915年云南护国的先驱,建立了不可磨灭的历史功勋。而我父亲协助李烈钧先生组织与领导二次革命,完成了孙中山先生的嘱托,毁家抒难,全力支持起义,草拟讨袁檄文,大义凛然,是坚定的民主革命先驱者、孙中山先生的忠实信徒。赣东北苏区的创建在土地革命、开辟井冈山根据地、创建中央苏区有着重大作用,甚至对抗日时期、解放战争党所领导的湖口革命斗争有着深远影响。而邹觉民同志是当时湖口党的早期组织与赣东北革命委员会的主要负责人,是一位坚定无畏的共产党员与卓越的领导人,他所领导创建的“方志敏式根据地”的赣东北苏区,永垂史册。至于书中《彭蠡虹蜺?杨叔子院士其人其事》一文,我只能视为家乡人民对我的鞭策、鼓励与期望。我必须饮水要思源,数典不忘祖,没有湖口的生养,没有中华民族文化的哺育,没有革命传统的熏陶,我哪会有今天?!而且我应对家乡的回报还远远不够!

  本书中《瘦影当窗》一篇,固然作者写的是与他自己有关的事,但含意隽永,绝大部分内容都同湖口有关,都是湖口的文史,《也是一条路》一文多么感人,如何办教育,如何育人,由此文可大有启示。而《粉笔生涯──怀念恩师吴炎生》、《怀念父亲》诸文,以史为鉴,发人深省。

  我感谢作者写了这么一本好书,为湖口贡献了这么一本内容多姿多彩、涵义深刻丰富、读后耐人寻味的研究成果汇编。我读后受益不少。当然,金无足赤,书无完书,既然是“考辨录”,就表明书中的史料、论点不全是无有问题、无存差讹、无可争辩、无可商榷。我想,这也正是作者的期待,只有切磋琢磨,才有提高。我祝愿作者这本好书能为湖口的发展作出一点贡献,能为圆中国梦尽到一份力量。在植树节这天来写这个序,就是这个意思。写得不妥或错误之处,希望读者批评指正。(杨叔子)

  谨以为序。

   、本刊注,作者——潘柏金

附件: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