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湖口 >> 文学作品
月夜泛舟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5-11-13
  

  天是晴天,月是朗月。遍洒的清晖下,石钟山静默耸立,曲折起伏的回廊缀连成一体,拱桥、曲径、奇洞如珠似壁遍布山间,秀石玲珑中丛生的乔木在寒风中瑟瑟摇摆,幻化出莫测的影象,山南四王庙隐约的暮鼓,伴随僧人的诵读声翩跹袅袅,整座小山仿佛都笼罩在一片神秘幽静的氛围中。

  山顶矶头石上,站立着两位男子,俱长衣长衫,身形飘逸。二人面对着浩渺的鄱阳湖,但见脚下绝崖笔直如削直插浊浪,那水波鳞鳞中,月光忽散忽散,微风鼓动下,波浪撞击岩石,发出沉闷而有节奏的响声,整座山仿佛都在轻轻摇晃。那长者右手捋须,对身旁年轻人叹道,迈儿,此等良晨美景,真可谓世间稀有。我们切莫辜负,何不就此去湖上泛舟,且饮且游呢。年轻人颌首,父亲说的极是,我正想陪父亲去水上一游,去去胸中的郁积。

  时值北宋神宗元丰七年(1084),那长者正是当时名列“唐宋八大家”之誉的苏轼,号东坡居士。苏轼因与朝中重臣王安石政见相左,再次遭贬谪,其子苏迈也受其牵连,被远调饶州德兴县任县尉。为了排遣烦忧,远离朝中新旧党争的政治旋涡,也为了表达对儿子的欠疚,苏轼特以送子赴任为由,告假陪同苏迈一起前往德兴而去。元月初九途径长江和鄱湖交汇的湖口县,但见风景宜人,民风淳朴,苏轼心中甚喜,故决定在此小憩。当晚,他们谢绝了县衙安排的驿站,而是在石钟山四王庙投宿。湖口知县对苏轼为人素有耳闻,并不强求,只交代寺中僧人照顾好苏轼父子。这才令父子二人有闲月夜登临石钟山,并聊发少年狂,决定月夜泛舟。

  父子二人到寺中取出所带的两壶老酒。方丈听说他们欲月夜到崖下泛舟,连忙阻止,劝道,施主,此山绝壁陡峭,崖下风高浪急,从未有人敢夜间前往,不可不可!苏轼笑道,万事总有开头,方丈不必担忧。此等朗月的夜晚,山水相间,美不胜收,来之而不去湖上一游,岂不可惜。方丈见苏轼去意已决,只有拿出两只火把,说,施主带上,只可去湖中远观,切不可靠山太近,如遇险暗处,可以火把照明。二人拜谢,沿登山小径相携下山。方丈叹息,真乃世间少有的性情中人也!

  山南避风港口湾着数艘渔船,父子二人选一鱼划子,登临其上说明原委,船家是一黑黝精瘦老者,连声说,客官不是心血来潮吧,我行船几十年,只听说过大白天游湖,哪有这黑夜里去那险要处的?苏迈上前,塞给老者几颗碎银,说,老伯只管载我们去就是,不过看看就回。老者掂掂银子份量,说,也罢,拼着老命陪二位客官疯上一回吧。只是丑话说在前头,只可随便看看,如遇险情,即刻返回。苏轼点头,就依老伯所言。

  鱼划子启锚前行,船家双手交叉划桨,小舟有节律地俯仰,顺流就往湖中而去。湖水幽幽,清新的湿气萦绕,风吹在脸上微微有些寒意,天上的明月与水中的明月几近衔接。站立船首的苏轼一阵兴奋,接过苏迈递过的酒壶,深深地喝上一口,心胸不由激荡,那官场的失意和尔虞我诈,在这自然美景前,顿显微不足道,他不由吟诵起曾写过的词句: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

  且行且游,不觉中,苏轼壶中酒已去大半,浑身暧意洋洋,风虽然凛冽,却令他更觉清爽。船家说道,客官,再往前便是石钟山绝壁,那里风大浪高,黑夜中时有鬼怪之声,就是渔家也不敢在晚间前往,我们还是返回吧。苏轼摇头,不可,不可,游兴刚至,怎能半途而废。我曾读《水经注》,北魏郦道元说石钟山“山临深潭,微风鼓浪,水石相搏”,所以声如洪钟,故他主张石钟山的得名是以声定名。又读唐代江州刺史李渤的文章,却见他以“敲石有声”为据,主张石钟山之名是以石定名,此两种说法一直争执不休,没有定论,今晚我等正好前去探个究竟。不知老伯对这石钟山名称的由来有何见解呀?船家苦笑,我只管每天打鱼换油米、度生计,从来石钟山就叫石钟山,哪管它名字因何而来呢。苏轼抚掌大笑,妙哉,妙哉,老伯话虽质朴,却是一语中的,参透佛缘呀。只可惜我等凡夫俗子,却喜欢自寻烦恼。苏迈接言,是呀,父亲如若凡事不去追问个究竟、论个曲直,只得过且过,象老伯这等悠然也不失为一种快乐人生。

  船拐过一道弯,果然境地大不相同。只见风势狂猛,波涛翻涌,鱼划子如树叶般跌宕,船家不愧为老把式,拿出一根撑篙左右点击,保持船的不衡,同时叫道,二位客官且坐好,我带你们越过此浪头,到那岩穴旁暂避。及至山壁处,依靠伸展的石块庇护,果然风浪小了许多,苏轼等人举目四望,却见绝壁蜿蜓起伏,飞拱流韵,藤蔓滴翠,近前黑影憧憧,怪石峥嵘突兀,呼之欲出,令人望而生畏。突然,一阵大风骤起,引领着湖水呼啸卷来,直入莫测黑黝的洞穴,随即巨大的声响从穴内发出,“噌吰、噌吰”,就象钟鼓轰鸣,不绝于耳。船家惊叫,有鬼!有鬼!苏迈惊得连忙扶住父亲。苏轼初始也深感震惊,但仔细一听,反倒笑了,说,老伯不必惊慌,我闻此怪音纯系水波冲击岩穴的回音,哪有什么鬼怪。船家闻言,侧耳细听,才松了口气说,果然,果然,我们打渔有时晚归,远远听到这水声还以为是鬼怪催魂呢。苏轼说,既来之,我们不妨再深入些,进洞瞧个分明。船家此时也不再惊慌,轻点撑篙,小舟直趋岩穴而入。苏迈点起火把,内中一切顿时分明。原来潭边岩穴内尽是石窟石缝,也不知有多深,湖水涌入其间,激荡澎湃,由此发出钟鼓似的巨响。苏轼说,迈儿,你看,这不就是“水石相搏,声如洪钟”吗?看来,郦道元的说法是有根据的。苏迈点头,父亲所言极是,不是亲临其境,是不能体会到这种感觉的。在火把的照明下,苏轼见穴壁之上有不少摩崖石刻,有的虬劲有力、有的潇洒飘逸,不由一一细看起来。船家催道,客官,我们乘早返回吧,不然,我老伴要为我担忧了。苏轼恋恋不舍,无奈地说,这山底岩洞内竟有如此景致,真是藏于深闺人不识呀。也罢,迈儿,有时间我们白天再来崖下,好好观摩体会一下前人的墨迹。

  舟出岩穴,船家重操双桨,快速划动。突然绝壁处飞窜出一活物,几声怪叫,刺破夜空,透着毛骨悚然的寒悚,船家又是一惊,大叫,是何怪物?苏迈借月光仰望,安抚道,只是一只老鹰而已,恐怕是我等弄出的声音惊扰了它。苏轼说,这世个哪有什么鬼怪,鬼怪都不过是人心中的魅念罢了。船家不好意思地说,两位客官真是胆大从容,不似我等粗鄙之人少见识。苏轼说,老伯也不简单呀,今晚没有你,我们哪能领略如此奇观。三人不由哈哈大笑起来。

  鱼划子终于驶回宽阔的湖面,船家也松了口气。苏迈上前,递过酒壶给船家,说,老伯,你也喝上几口驱驱寒气,我来替你划桨。船家连连摆手,岂敢,岂敢!苏轼劝道,老伯就让小儿换换手吧,如今水阔浪缓,我们正好聊聊天。船家喝上几口,兴高采烈地说,老朽在这鄱阳湖上摸爬滚打大半辈子,却只有今晚才跟着二位客官夜去石钟山下深谭,也算是不枉此生呀。

  小舟回旋曲折将要泊入港口的时候,远远地朦胧可见一块能坐上百人的大石屹立在水道正中,苏轼吩咐苏迈绕行观看。借着月光,只见巨石内部空心,外部多孔,吞风吐浪,发出窾坎镗鞳的钟鼓之声,与远处绝壁下的噌吆之声互相应和。苏轼指点着,老伯,这与刚才我们在岩穴中所见所闻完全一致。那噌的响声,仿佛就是周景王无射钟的声音,窾坎镗鞳的响声,就像是魏庄子歌钟的声音,可见石钟山以声定名是确凿无疑了。船家点头,有理,有理,他日我也可如此告之乡亲了。苏轼哈哈大笑,说,这也说明了一个道理呀:凡事须身体力行,耳闻目见,不可道听途说,主观臆断,以讹传讹。船家点头,甚是,甚是。

  当夜,投宿四王庙的苏轼毫无睡意,他踱步窗前,但见“瘦影当窗梅约月,凉云满地竹笼烟”,想起泛舟所见所闻,伴着风牵湖水的哗哗声,不由心潮起伏,回身书案,就着油灯,挥笔而就《石钟山记》。 ( 川流)

附件: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