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湖口 >> 文学作品
那山、那水、那人,永驻我心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5-09-21
  
  在湖口工作的时间只有两三年,但这两三年是我终生难忘的日子,是我人生当中最快乐而充实的时光。如今回忆起在湖口的点点滴滴,那山、那水、那人,无一不让我感到亲切不已,让我想张开双臂深情地去拥抱、去亲吻。两三年的时间里,我与湖口结下的情谊用“深似海”“重如山”来形容,可谓毫不夸张。在陷入对湖口的那段激情似火的日子思念中而不能自拔之际,稍通文墨的我,情不能自已,伴随着敲击键盘的声音,头脑中浮现的当年在湖口的种种一气呵成地转换成了文字。

  永远不能忘记,也不该忘记,我来湖口前夕,是处在人生的最低谷。当时的我虽怀揣研究生文凭,却由于命运不济而处于待业状态。当时的我,情绪非常低落,总是发出“百无一用是书生”的感叹,感觉自己在充当了范进的角色之后,又遭遇了孔乙己的下场,两位被一代又一代世人嘲讽够了的角色都让我扮演了,这可谓是读书人的奇耻大辱。当我处在郁闷之至的时候,2011年湖口县教育系统绿色通道引进人才的公告让眼前一亮,终于出现转机了。湖口,当时的我对这个地方感觉很陌生,只是知道“二次革命”的第一枪是从那里打响的,至于湖口的其他信息,当时的我就一概不知晓。当过了鄱阳湖大桥,看到镌刻在巨石上的“鄱阳湖口”四个大字的时候,我豁然开朗,原来湖口是鄱阳湖的口,虽然这个印象现在看来并不准确,但总算对湖口有了个比较直观的了解了。我记得很清楚,应聘的时候正是七月初,天气酷热难耐,但我心中更是百感交集,心想,这次机会一定要把握住。巧得很,我碰到了同来应聘的高安老乡谌井冈(此人现为湖口二中的老师),当时我和他没有“他乡遇故知,久旱逢甘雨”的感觉,倒是一致发出了“同是天涯沦落人,相逢何必曾相识”的悲叹。面试结束时,主考官问了一下我“哪里人”“研究生学的什么专业”,我一一回答后走出考场,众考官抱以清脆的掌声,我感觉那掌声犹如世间最美妙的乐曲,霎时驱散了我心头的层层愁云,让我全身都舒畅不已,我意识到新的一轮太阳升起来了。

  来到湖口,我工作的第一站是湖口中学。在湖口中学我第一印象是,这里的学生勤奋好学,这里的老师能干、肯干,这里的领导慈祥而果敢刚毅、以身作则,在这里我感受到这里是一个充满生机活力,运转高效而井然有序的学校。初到湖口的我,举目无亲,心中难免有些许孤寂,甚至悲凉之感,但这些负面的情绪很快就消失了,因为这里的人民是那样的和善,这里的民风是那样的淳朴,这里的环境是那样的优美,这里的领导和同事是那样的富有爱心。校领导与我进行亲切的谈话,在生活上和工作上给予我无微不至的关怀,使我迅速感受到了家一般的温暖。

  在湖口中学工作三个半月之后,承蒙县领导错爱,委以宣传重任,我成为《湖口报》首批耕耘者,我转行了,变身成了一名记者。从此,我开始用笔说话了。起初,对记者这一行当,我完全是个门外汉,但是我坚信,年轻人有的是后劲,只要肯学习、肯摸索,最终一切难题都会迎刃而解的。尤其令我感到欣慰的是,我的直接领导县委宣传部许先庆副部长是个非常和蔼,具有丰富的新闻报道经历的人。他耐心地对我进行新闻写作方面的讲解及指导,当我犯错误时,他也总能在纠正错误时鼓励我。这使得我在宽松的环境里顺利完成了由教师向记者的角色转换。后来有不少朋友夸赞我在《湖口报》上写了不少质量不错的稿件时,他们哪里知道这其中凝聚了许部长的很多心血。起初许部长总是带着我去各乡镇收集信息,在许部长手把手的悉心指导下,我在新闻写作方面进展很快。从此,我就开始到湖口县各个乡镇、各个单位跑了,湖口各个角落都留下过我的脚印,因为新闻素材不是靠闭门造车造出来的,不是空想出来的,而是跑出来的,靠实地搜集出来的,

  由于有了《湖口报》这个平台,我开始逐步全方位、深层次地了解湖口。随着对湖口认识的深入,我的心灵一次次受到震撼,湖口由几年前的“糊口”状态现在已华丽转身为县域经济强县,诸多经济指标都名列全省前茅了;湖口虽然小,却有底蕴深厚的历史人文。尤其令我高兴的是,在《湖口报》工作,我的社会交往面扩大了,这对于一个性格内向的人来说,是一种突破。我开始接触到湖口各界的知名人士,雁飞、川流为代表的湖口众多文人成了我的挚友。在他们春风化雨般的熏陶下,我开始在新闻写作之余进行文学写作,从此,我可以通过写作的方式进行抒怀了,我可以把自己内心的酸甜苦辣通过手中之笔进行痛快淋漓的宣泄,这也是我生活方式的一种创新与突破,也使得我活得更像个文化人。在与雁飞、川流、江南语等文友的交往中,我真正地为湖口的浓郁文风所折服,我感叹,湖口真是一个文人墨客辈出、翰墨飘香远近的地方。湖口不仅孕育了一直扎根在湖口工作的雁飞、川流、铁马等文人,还走出去了以王一民、李志川、吴清汀、陈然、饶建中为代表的湖口籍文人。我感到很荣幸的是,人微言轻、才疏学浅的我与这些文人相识、相知、相融了,此外,我还结识了像沈展骥、彭涌泉、董望先、殷柏芳等已经退休的文化人,并且认识了以周治平、吴长翰、殷美生等为代表的分散在湖口广大乡村的草根文人。湖口的文人们常常相邀聚集到一起,坐而论道,那以文会友的场景,颇有几分历史上的鹅湖之会的气派和遗风。辩论中,大家各抒己见,驳斥对方观点不留情面;论道中,大家不分贵贱,不论来自领导层,还是来自乡野村夫,大家只认道,不认人,有理你就说,论道结束时,大家争红了的脸马上恢复原状,把各自的作品赠送给对方。那坐而论道中,大家仿佛进入了世外桃源,平时世俗中的喧嚣与烦恼全抛在九宵云外去了,身心得到了彻底放松,这不能不说是一种享受,一种超脱。在湖口诸多的文人中,雁飞与我交往较多,他是个令我十分敬佩的人。雁飞才华横溢,人称“当代的李白”,被公认为湖口“新四才子”之一,他文思敏捷,文笔清秀,其作品通俗而寓意深远。雁飞为人谦逊而文雅,富有涵养,与之相处,如饮甘露、品美酒,让人在愉悦之中获得学问。在湖口这么短时间内,我能有幸认识这么多文人,这与我担任《湖口报》的文艺副刊版面的责任编辑有很大关系。当然,我在湖口所认识、所结交的朋友不仅限于文人,而是涵盖各行各业。好几次,我走到大街上,甚至某个角落时,有人向我打招呼,我一时想不起对方为谁,只能礼貌而含糊地回应对方。通过与湖口朋友的相交,我丰富了阅历、增长了见识,不经意间学到了不少与人相处的一些经验与技巧。

  也许是地处鄱阳湖与长江交汇处的特殊地理位置,使得湖口历来是兵家必争之地,很多重大历史事件都在湖口发生或与湖口有关。在元末,朱元璋在鄱阳湖大败陈友谅,为大明王朝的建立奠定了基础;在清代,石达开与曾国藩也曾在湖口鏖战,那可是太平天国西征中的经典之作;民国初年,讨袁烽火第一枪也是从这里打响;解放战争中,百万雄师下江南的千里战线最西端就是湖口。这些历史事件在当时可是震动华夏,朝野瞩目,甚至是国内外关注的焦点。至今,湖口人民在谈起这些历史时仍充满了自豪感。由于湖口的历史资源俯拾即是,这也自然而然地使得学历史出身的我与湖口又增添了几分亲近感。挖掘湖口的历史资源、宣传湖口光荣历史成了我工作的一部分,我在《湖口报》撰写了多篇有关湖口历史的文章。工作之余,我时常在傍晚时分,独自徘徊信步于鄱湖岸边、长江之滨或石钟山脚下,望着那烟波浩渺的鄱阳湖面、奔流远去的长江水、险峻无比的嶙峋怪石,回味在此发生过的战事,甚至坠入想象之中而不能自拔,仿佛当年的硝烟又开始弥漫开来,耳边又传来惊天动地的喊杀声,良久,才回过神来,明白自己生活在何时代。在“二次革命”一百周年之际,我发挥自己的特长,和湖口县内其他历史爱好者对该段历史进行了较为全面而深入的挖掘,并进行了相应的宣传。

  石钟山是湖口的一张响亮明片,大多数外地人是先知道有石钟山,然后才知道有湖口的。苏轼的千古名篇《石钟山记》使石钟山“一鸣惊人”,享誉古今中外。来过湖口的人,如果没有爬过石钟山,那遗憾将是绵绵无期的。作为一名异乡人,我也怀着探秘的心情第一时间爬了石钟山。到了石钟山,我起初有点疑惑,这山不算高,风景也谈不上迷人,为何名声却让人如雷贯耳?但随着与石钟山的靠近,我弄明白了,石钟山不是以奇风异景而出名的,而是其内含的丰富历史文化吸引人。山上既曾是太平军的营垒,也曾是湘军的指挥部,还曾经是“二次革命”的发源地。那梅花厅据说是湘军名将彭玉麟为寄托对红颜知己梅花的思念而建;那飞捷楼据说是纪念战争胜利的捷报飞快到来而建;怀苏亭就不用多解释了……石钟山上可谓是一步一典故,处处散发着浓郁的历史文化气息,堪称是一座历史文化资源宝库。来到石钟山上,鸟瞰那江湖交汇处,清浊界线泾渭分明,真是一道绝妙风景,观了这风景我才明白,湖口原来是长江与鄱阳湖结合而生出的“天之骄子”。或许是名人造就了名山,名山又引来了名人,名人效应在这里不断地演绎。千百年来,石钟山上留下了无数文人墨客的踪迹,如唐代李渤,宋代苏轼、陆游,元代文天祥,明代朱元璋,清代曾国藩,现代郭沫若,并且留下了大量以石钟山为题材的名篇佳作。

  在《湖口报》工作,每天时间都安排得满满的,压力不小,但我从不会苦恼。因为单位上的领导及同事待我如亲人,每当我在工作上、生活中有困难时,大家都会一齐帮我解决。每次放假时,我基本上都可以提前回家,这里的管理是非常人性化的。我真正感觉到《湖口报》社是一个温馨的家。我常常由衷地说,我有两个家,一个在高安,在那里有妻儿陪伴;一个在湖口,在这里有同事及朋友陪伴,两个家我都舍不得。回想当年,我处于“山重水复疑无路”时,是湖口让我发出了“柳暗花明又一村”的惊喜,湖口是我人生中生死攸关的一站。湖口不仅接纳了我,而且给了我发挥自己才能的舞台,使得曾一度自卑至极的我看到了自身的价值和意义,使得我自尊心和自信心得到了增强。基于此,我始终自觉地把为湖口人民作贡献,为湖口经济社会发展发光、发热作为自己的义不容辞的义务与责任。在这种使命感和责任感的支撑下,我把在《湖口报》工作,视为一种光荣的事业,而不仅是一个养家糊口的职业,我始终怀着感恩、带着激情去工作。每次写完一篇稿子,尤其是完成一篇大稿之后,我都会感觉很欣慰,很快乐。由于湖口是个小县,因而更容易拉近距离;更由于我在湖口从事的是记者工作,在全县范围内到处跑,到处挖掘,因而我在这短短的两三年内,就深深地融入了湖口,成了一个“湖口通”,并与湖口结下了深厚的感情。

  后来离开湖口之际,我真正明白了什么叫“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每当想起当年我处于漂泊状态时,是湖口张开了宽大而温暖的双臂接纳我时;每当想起当年我举目无亲、两眼漆黑来这里求职,而现在我有众多的湖口朋友时,我总是热泪盈眶,对湖口的感恩之情油然而生。如今,每当我遭受挫折而心情压抑时,我总会来湖口找这里的朋友诉苦;每当我有喜事时,我也总会来湖口与朋友们共享我的快乐。湖口已然成了我的“娘家”。离开湖口后,有一次,某朋友说我在湖口做了一些有益的工作,我心里高兴极了,因为如果我为湖口做了些许有益的工作,就意味着我报了湖口些许的恩,这正是我所追求的人生目标。

  离开湖口虽然已经有一年半的时间了,但我从未忘记湖口是我的第二故乡,湖口工作时的光景时常索绕在我脑海中,多少次在梦到自己仍然在湖口工作,醒来时总是泪眼蒙蒙。如今,每当遇到湖口人时,我都会自豪地介绍说:“我也来自湖口”。我与湖口的感情犹如浩浩长江之水,奔流前方无尽头;犹如石钟山上散发出的文化气息,越久越浓郁;犹如浩瀚的鄱阳湖,碧波万顷,渺渺茫茫无际涯。

  我不是湖口生的,但我的心将永远留驻湖口,湖口的那山、那水、那人将永驻我心中!(陈再兴 20159)

附件: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