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湖口 >> 历史事件
湖口县解放经过概况及解放时间考证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3-09-27
  

  一、湖口县的解放经过

  1948年12月,中共中央华北局决定,从冀鲁豫边区抽调干部随解放大军南下,对新解放区进行接管。会议提出了抽调干部的条件:立场坚定、年龄较轻、身体要好,有一定的文化和独立工作能力。1949年1月上旬,冀鲁豫区从区党委到地委、县委、区委,迅速把干部组成两套班子,一套留在当地,一套南下到新区去接管。按照新区一个省党政军组织所需配备干部数量,冀鲁豫区党委按系统定额定员,从全区8个地委、专署、军分区抽调了3900名干部,1330名战士、勤杂、通讯人员,共计5290人,组成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二野战军第五兵团南下干部支队。支队司令员傅家选,政治委员徐运北,参谋长万里(过长江前,万里率540名干部去南京参加接管工作),政治部主任申云浦。支队下辖8个大队(一个地委为一个大队)、30多个中队(一个中队为一个县的架子)。由陈达之、王陞三率领的清丰县100多干部战士和郭俊才率领的卫河县40多名干部战士,2月25日在濮阳合并为一个中队。从2月28日到3月30日,南下干部支队的全体干部战士,集中在山东菏泽县城南晁八寨一带,进行时事政策学习和军事训练。

  3月31日,南下干部支队从菏泽出发,风餐露宿,日夜兼程,途经商丘、徐州、蚌埠,于4月6日到达合肥。总前委首长刘伯承、邓小平、陈毅、粟裕等接见了支队领导人,明确指示:南下干部支队过江后的任务是负责接管赣东北地区,建立隶属于中共中央华东局领导的赣东北区党委。根据这一指示,赣东北区党委于4月中旬在合肥组成,书记徐运北(到达上饶后,由五兵团政委苏振华兼区党委书记,徐任第一副书记)。4月18日,南下干部支队在安徽桐城宣布了赣东北区党委所辖的上饶、贵溪、浮梁、鄱阳4个地委和专署领导机构的组成,同时各地委宣布了组建所辖各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领导机构,配备了相应的工作人员,提出了接管各地、县的具体计划。其中第一大队确定拟接管鄱阳地区。鄱阳专区下辖鄱阳、都昌、湖口、彭泽、余干、万年县及鄱阳市。地委书记白潜,副书记常颂;专员张欣如,副专员陈桐源;军分区司令员周桂生,政委白潜,副司令员张克球,副政委顾汉臣。

  人民解放军突破长江防线后,南下干部支队紧随五兵团于4月26日夜在安庆渡江。

  以陈达之为政委的一大队一中队4月27日凌晨从安庆渡江,几天后到达马当休整。在马当,鄱阳地委书记白潜宣布一中队接管湖口县,陈达之任湖口县委书记、王陞三任湖口县县长。中队领导找到湖口县地图,根据原有乡镇区划,将全县划分为六个区,并确定了区委书记、区长及干部名单。5月6日一中队进入湖口境内,在流泗桥和城郊三里街停留,湖口当地原党的地下工作者闻讯前往接洽迎接。随后,南下中队未遇任何抵抗地进入县城双钟镇,湖口县从此获得解放。

  二、湖口县解放时间再考证

  5月6日解放说。依据是湖口当地老干部(主要是钱成九)在上世纪50年代末的回忆,但没有发现更原始更直接的资料。

  5月9日解放说。虽无见诸文字的记载,但“五九解放纪念台”(当年湖口的地标建筑,背湖而建的会议主席台及广场,位于现老城幼儿园、游泳池一带)可算得上是家喻户晓。之所以曾经否决这个日期,是认为实际解放日期与解放纪念日可以不是一个日子。

  4月28日解放时间的由来。陈达之1983年3月3日给湖口县志编委会的信中说,接管湖口的干部中队是4月22日经安庆过江的,进入湖口县城的“确切时间记不清了,可能是四月二十六日到二十八日之间”。明确推定以这个日期为湖口解放日的,是1986年3月29日在原湖口县政府招待所会议室(地址现为石钟山停车场)召开的《九江市党的活动大事记(第一集)》座谈会。目前沿用的就是这个说法,包括新近编印的《中共湖口地方史(第一卷)》。

  争议的重新出现。2004年,解放接管湖口时的第四区(江桥)组织委员岳万学(到贵州后任贵筑县团工委书记)的部分日记传到湖口,使破解湖口解放时间之谜有了新的线索。据岳万学日记,接管湖口的干部中队渡江时间为4月27日凌晨。他在5月6日写道:“过渡后又走了九天到了赣东北湖口县,一中队就要接管这个县,这个县在赣东北处算不错,我们就在此地工作了。”近年,通过互联网又搜索到一则1949年的新闻报道,当年5月17日《人民日报》第1版的“新华社长江前线十五日电”:“人民解放军某部于八日攻占九江以东鄱阳湖口的湖口县城。守敌保安队及警察队三百余人向我投降。”

  回归“五九解放”说。从陈达之和湖口本地当事人回忆看,接管部队在流泗应该停留了一天以上,有召集部分乡镇旧职员开会、派人给湖口县国民党政府及警备队送劝降信等活动,并有县警备队代表前来表示投降意愿。那么,我们就可以将那几个历史性的日子这样排列:南下中队即接管湖口县的县区两级党政军班子及干部战士于5月6日进入湖口县境(流泗)、8日入城(即人民日报说的“攻占”),9日市民在广场庆祝解放(五九纪念台的名称当来源于此)。

  后记:贵阳市花溪、乌当、白云等几区与湖口县因一根红线相连——一批投身革命的北方干部战士“南下西进”的壮举:河南清丰卫河两县140名干部战士南下解放并接管湖口县,在湖口工作四个月后又踏上了西进征程,于11月到达贵州省接管贵筑县(1957年撤销贵筑县,属地现分别为贵阳市花溪区、乌当区、白云区等)。

  2004年7月,贵阳花溪、白云两区党史研究者在赴北京看望当地解放后第一任县委书记陈达之之后,来到同样是由陈达之担任解放后第一任县委书记的湖口县。两地党史研究者交流信息,颇有收获。尤其是他们提供的岳万学日记是难得的史料,可惜当时带来的日记仅是片段。本人曾拟沿此线索追寻,但因工作岗位变动而搁置。现将相关资料发表于此,希望有心人能够研究下去。

  (作者1983年至2004年在中共湖口县委党史办公室工作,曾任县党史办主任)

    

  附相关资料:

  1949年5月17日《人民日报》第1版:

  【新华社长江前线十五日电】人民解放军某部于八日攻占九江以东鄱阳湖口的湖口县城。守敌保安队及警察队三百余人向我投降。另部解放军连日在湖口、彭泽、都昌地区清剿残匪中俘敌四百余人。以上作战中我军共缴获步枪二百五十支,轻机枪九挺,小汽船三艘。

  岳万学《行军记事》片断:

  4月27日 这天凌晨一点过钟,一中队渡江。渡江后不敢在江边停留,怕敌人轰炸,又走了一个多钟头,天又下雨,又黑,路又滑,人又疲倦,加上转了方向,迷了路,走了半夜还在江边。后来找了一个向导带路,到后半夜才找了一个小村住下,男女挤在一起,我和肖金喜挤到一个牛槽上睡了两三个小时,天亮了我用脚蹬都蹬不醒他,他睡得很香。

  5月6日 过渡后又走了九天到了赣东北湖口县,一中队就要接管这个县,这个县在赣东北处算不错,我们就在此地工作了。

  钱成九给中共湖口县委党史办公室的信(1959年6月):

  正准备去彭泽方面取得联络,然而解放军来得快,于五月六日下午三时许就到达了湖口城郊,将队伍(系鄱阳军分区的一个梯团,约千余人,团长郭某某,山西人)驻在离城三里之三里街一带。

  张亚北《回忆抗战至解放初期湖口的革命活动》(1960年6月10日访问记录及6月21日座谈会发言记录整理):

  1949年5月1日、2日左右,湖口军队伪大队长王德胜到彭泽县和我军接洽,他每到彭泽一次,我军陈桐源专员均是和气接待,并写信两封交给他带回湖口县(大概内容是劝国民党投降)。解放军来湖口是从彭湖公路来的,来到的头两天没有马上进攻湖口,在流泗桥等处公路边驻扎,先写了几封信劝国民党投降。……

  陈达之给湖口县志编委会的信(1983年3月3日):

  我们是四九年四月二十二日经安庆过江的,过江后就沿江南公路向西南疾进。……进入湖口县城,确切时间记不清了,可能是四月二十六日到二十八日之间。……

附件: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