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人文湖口 >> 历史事件
续修湖口县志拾遗补缺篇之《侵华日军在湖口犯下的罪行》2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1-10-06
  
    第二节 日军滥杀平民
    民国二十八年(1939)三月十四日,日军因通讯线路屡遭国军游击队破坏而下乡扫荡。他们闯入公路边的张大屋村,将男女老幼没跑掉的集中在大塘边的场子上,用机枪扫射,有四个年轻未婚女子“水珍、老冬、细女、老四”被先奸后杀,死得极惨。一名孕妇被剖腹,腹中孩子被刺死,孕妇被割喉而死。日军并放火烧房,大火烧了十二天,有户人家躲入隔道中,被烧死十一人,只跑出来一个女的叫张大妹。当时张大屋村出去逃难的有118户,被杀绝户有31户,到民国三十年(1941),陆续返回7、8户人家,解放后逐渐繁衍到61户。三月十四日那天,张大屋村被屠杀的有60人,其中有外村来串门走亲戚的四人。1948年,张氏重修宗谱,其撰修者记此事云:
    “民国二十六年七月七日,芦沟桥事变发生,其明年夏历六月,倭寇由长江直上,湖口沦陷。县治迁文桥。二十八年有自寇中来者,云寇令义民还乡,耕种可无害。因是义民稍稍还,率皆丁壮,老幼妇女仍居后方,而张大屋一村可六十余人。夏历三月十四,日寇由彭湖公路来至张大屋村,猝不及避,牵老幼男女六十余人,至村前马路附近塘上,一一枪杀,浮尸满汪,内有一人向马路逸去,连发数枪不死。又一人未命中即赴水逃,以尸护其首,亦不死。事后据二人所述如此。计当时死者共六十余人,谨一一按姓字以为千秋万世血债之垂训,而补国史之所未备。呜呼,国家其无望也,已若就有望。虽今之人不念旧恶,得不虑及后世子孙有若伍员者之笑乎。”
    附殉难者之姓名于后:炳池 廷叶 海宝 佛宝 后廷 品金 清荣 余松 后云 后盛 立中 清迟 品会 廷献 海林 鹤松 品胡 松春 寿梅 细类 松明 耀兴 明武 明监 吴氏 蔡氏 曹氏 葛氏 叶氏 叶妹 何氏 谢氏 段氏 水珍 郑氏 廖氏 李氏 周氏 刘氏 老四 曹氏 龚氏 细女 刘氏 周氏 吴氏 桂氏 万氏 饶氏 葛氏 徐氏 廖氏 曹氏 梅氏 老冬 周氏 民国三十七年秋月”
    1938年五月二十八日,日军飞机分两批整整轰炸了湖口县城一天。湖口县城房屋大部分被炸毁,停泊于湖口的一艘国军海军军舰被炸沉。湖口县长王运琴率政府机关撤至流芳,国军又派一个旅来驻于流芳、景湖公路一线,旅长石照日。
    1938年六月十五日这一天,日寇在流泗棠山600多户人家,烧杀得只剩50余户。周细村24户被杀绝,长垅被杀800余人,房子被烧520多间,对老人孩子用机枪扫射,对年轻力壮之人,有的活埋,有的刀劈。周细村在一个坑内活埋52个青年人,有的将活埋之人留一个头在外面,涂上猪油或糖,让蚂蚁去咬啃,村民周永成被迫仰卧于凸石之上,两个鬼子一个踩头,一个踩脚。周永成不到几分钟被踩得七孔流血而死,农民周运启被砍去左手,又被砍去右手,最后砍去两只脚,鬼子踢来踢去滚着玩。流芳张义青的儿子被日军钉在树上让老鸦啄死,文桥有个做生意的沈玉毛在路上碰到鬼子没鞠躬,被抓去用水浸,用火烧,最后乱刀砍死,付垅水车港有8个年轻人,被日军以铁丝穿耳朵、手腕、鼻子、生殖器牵着走,最后被推入大粪坑里活埋。
    刘金甫72岁老母被鬼子强奸后,刺开肚子而死。
    培湖王彪顺的14岁女孩被四个鬼子轮奸后,被木杆插入阴户而死。刘家湾一个12岁女孩被两个鬼子撕开两半,日本鬼子片木说:“三日不杀人,我的眼睛就不亮”。
    民国三十七年(1938)七月十四日,日本侵略军在吴四官村与国军作战。打了几个小时国军撤走了。日军便进村烧房杀老百姓。2006年4月11日上午,吴连菊在程河湾家中回忆口述了日军烧杀抢的情况:“那天日本兵杀了52个老百姓,吹号走时,牵走了12头耕牛。我的姑妈吴登娥被奸杀。奶奶去救姑妈也被日军杀了。周记湾的有两个人回娘家探亲也被杀了。我父亲逃跑,被日军射杀在塘边,过二年我娘逃难回村为爹收尸,在塘边只有一堆白骨。便埋在菜地里,有两个孩子被杀在我家后门边,我当时10岁,带着3岁的弟弟躲在床底下才躲过一劫。那天我大爹爹一家三口也被杀,一个儿子20岁,一个女儿14岁,另一个女儿4岁。我娘家共被杀7人。后来我便带着3岁弟弟四处逃难要饭”。

附件: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