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进入湖口县人民政府网站!
今天是:     天气:
   当前位置:首页 >> 旅游频道 >> 历史与传说 >> 历史文化
闽浙赣苏区创建纪略
中国湖口网 www.hukou.gov.cn     发布时间:2018-05-09
  

2013年11月8日《湖口报》编者按:国共合作的大革命因国民党的叛变而失败,共产党人从血泊中站起来,由发动群众暴动进行反抗,到开展土地革命、建立人民军队和苏维埃政权,由建立农村革命根据地到包围城市,最终夺取全国政权。湖口苏区作为小块根据地之一,为赣东北(闽浙赣)根据地的形成作出了贡献和牺牲。为了让广大读者从方志敏等无产阶级革命家创建苏区的大背景下了解湖口的那段历史,本报约请曾经参加《闽浙皖赣革命根据地》(中国共产党历史资料丛书)编纂工作的刘峰同志撰写此文。

  江西省委,暴动火种的点燃者

  南昌市系马桩有一家享有盛名的店铺——运昌酱园,铺面虽不大,生意却颇兴隆。老板徐祖卿的一子二女均是中共党员,八一起义后这里成了中共江西省委秘密机关。于是,这家普通的酱园铺面卖的是各色酱菜,内部却在“经营”领导江西革命斗争的大事业。酱园的小老板徐国栋是店主的侄儿,不时带着帐本跑进跑出,一本正经地忙乎着。局外人谁也不会料到,他就是曾经出席中共“一大”、现任江西省委组织部长的陈潭秋,其妻许全直是省妇委书记,同住酱园。另一个自称是店主侄儿徐国梁的伙计,也携眷住在店中。其实,他是省委宣传部长宛希俨,其妻黄慕兰任省委机要秘书。

  1927年八七会议后约一周,省委即派团省委书记吴振鹏赴中央(武汉)进一步了解情况。宛希俨受省委之托,在运昌酱园起草《江西省秋暴煽动大纲》。在前厅的麻将声掩护下,他就着昏黄的灯光奋笔疾书:

  秋暴的第一个意义,就是农民要用自己的力量来夺取政权,建立以农民为中心的乡村政权。秋暴的第二个意义,就是要没收大地主、土豪、乡绅、贪官污吏和一切反革命派的土地,实行土地革命。秋暴的第三个意义,是肃清土豪乡绅和一切反动势力。

  ……

  9月下旬,省委将全省划成六区,拟组织六个特别委员会以指挥各区的暴动工作。但由于人员不够,只成立了赣北、赣西、赣南三个特委。不久,省委又调整各区的暴动中心,增加鄱阳为东北区的暴动中心,并组建鄱阳县委,领导乐平、景德镇、余干、弋阳等地的工作。赣东北地区由农民武装暴动为起点的土地革命斗争拉开了序幕……

方志敏:重起炉灶,再来干吧!

  19276月初,身为江西省农民协会执行委员兼秘书长的方志敏,被国民党江西省政府主席朱培德“礼送”出境,化名李祥松在吉安工作。八一起义发生后,与党失去联系的方志敏只得独自回故乡弋阳活动。在途经鄱阳时,他找到了鄱阳党的同志,与他们商议拟把由共产党员李新汉任团长的鄱阳警卫团拉到弋阳,他则赶回家乡弋阳九区作接应准备。经过一周的努力,潜伏各地的同志和群众逐渐集中起来了。方志敏跟大家说:大家没命地干革命,为的是受压迫剥削的民众,为的是贫穷羸弱的祖国。以前我们打着国民党的旗号做革命工作,而现在国民党反动派却背叛了共产党,国共合作建起来的炉灶不让共产党人吃饭了。那好,我们就重起炉灶,再来干吧!

  9月底,方志敏便赶赴鄱阳拉队伍。然而,由共产党员控制的鄱阳警卫团却被国民党当局改组了。李新汉仅仅藏了20余支枪,潜往农村搞暴动去了。方志敏只好向警卫团的共产党员借了几支枪运往弋阳。尽管没有拉出队伍,这次鄱阳之行对方志敏来说仍颇有收获,他第一次详细听到了八七会议精神,得知了省委对秋暴的计划,还见到了新婚即久别的妻子。

  鄱阳县城边上有个僻静的地方叫城隍庙二号,这幢前后四进的大屋是鄱阳县委秘密机关所在。省委委员兼职工运动委员会主任刘士奇受省委特派来这里恢复党组织,兼任鄱阳县委书记。方志敏之妻缪敏也从南昌来这里任机关技术工作。当缪敏见到方志敏时,不觉惊喜交加:眼前这位面孔黑瘦、胡子拉碴、身穿大马褂袍子的魁梧大汉就是自己日思夜想的丈夫!他们婚后三日便在赣江边分别,如今才见面又分手。与上级党组织有了联系,方志敏满心欢喜地回弋阳去准备秋收暴动了。

  方志敏一到家即召集农民代表开会,讨论秋暴问题,会未开完,土豪劣绅请来的军队就把方志敏的家乡湖塘村的房屋烧去了一大半。由于过度劳顿与刺激,方志敏的结核病复发了,时常吐血不止。经过东藏西躲地疗养了二十多天,病情好转,方志敏便再赴鄱阳,以弋阳区委书记的身份向县委请示工作。此时,担任鄱阳县委书记的是原在赣北特委工作的林修杰,他召集县委会议,认真讨论了弋阳、横峰的工作。县委指出,方志敏他们的群众发动工作还是不够的,所以才会出现秋暴未成村先毁的情况。县委还认为方志敏在弋阳工作目标太大,便将他调往横峰任区委书记,调黄道任弋阳区委书记。

弋横暴动:秋收未成年关成

  12月上旬,方志敏来到横峰,找到横峰党组织的创建者黄道同志,召集同志们讨论之后,黄道便按鄱阳县委指示去弋阳工作。

  方志敏深入到一些有党员骨干的村子耐心做群众工作,通过花春山和蓝长金等党员骨干串连了一批贫苦农民。没几天功夫,就邀集了三四十人。方志敏象拉家常般亲切地问大家:“没有钱用,欠财主佬的债的同志有几个?请举手!”“自家没有田种,向地主佬租田种,交租给地主佬的有几个?请举手!”大家齐刷刷地举起手来,都说:“哪一个不是穷的,不穷也不来革命了。”“大家赞成平债分田吗?”“赞成!”又是三四十只手全举起。通过焚香起誓后,选出了团长、委员,这个村的农民革命团便诞生了。不久,附近的村庄都逐渐有了这种组织。

  旧历年关是工农劳苦大众最难过的鬼门关,正是豪绅地主逼租逼债的时候。于是各村农民革命团的群众,每天都三五成群来催问方志敏:“什么时候暴动呀?”在来横峰后的第三天,方志敏就得到消息:鄱阳县委遭到破坏,林修杰和另一领导人牺牲,自己妻子也被捕(因无确证,关押40天后被营救出来)。与上级的联系中断了,一切行动要自做主张。他认为暴动区域愈广则愈佳,决定召集贵溪、横峰、弋阳、铅山、上饶五县潜回家的党的干部开会,研究共同发起年关暴动问题。

  192812日,五县会议在弋阳九区窖头村举行。因铅山缺席、上饶迟到,贵溪籍的与会者邵棠在上一代就迁居横峰,所以这次会议实际上只有弋阳、横峰两县的同志参加,包括黄道、邵式平、方志纯、吴先民等人。会议决定在可能的范围内举行年关暴动,将横峰区委改成县委(方志敏任县委书记),统一领导包括弋阳在内的暴动区域的工作。就在这个会议的当天,县府的一个委员到楼底蓝家小煤窑勒收捐款。煤工看不惯那委员盛气凌人的架式,认为有革命团撑腰,便与他争辩了几句。委员竟开口骂人、挥拳打人。一不做二不休,蓝长金一拍胸,对大伙说:“怕什么!组织农民革命团是做什么的!打起锣,召集各村的革命团来,追上去把那委员捉回来。杀了他,就没有人去请兵了!”于是,他们连夜派人到开会的地方把方志敏找回来。望着聚集的一千多人,方志敏毅然决定立即开始暴动。第二天,汇集在楼底蓝家的农民革命团即攻打附近的村坊,其他地方的革命团也相继集合响应。一时间,“打倒国民匪党,建立苏维埃政府”的口号到处传扬。

  15日(腊月十三日),由方志敏、黄道、花春山等率领的横峰三区农民一千多人,带着鸟铳、土炮等武器,浩浩荡荡攻打葛源,与朱培德部八十二团的一个连在葛源附近清明村交战。因对方武器上占优势,农民革命团失利。弋横党的同志和他们领导的农民革命团,面临着地主豪绅和国民党地方当局各种卑鄙残酷手段的反扑和镇压。

  正月十五(26日),两位邵姓地主因邵式平拒绝帮他们索回被农民没收的契据,纠集东邵前后两房人围攻邵式平家所在的西邵。邵式平叫人用枪将围攻者吓退,因此不能在家乡立足,与方志敏商议后,前往上海。在上海,邵式平向中央政治局常委周恩来汇报暴动情况时说,截止正月初十的统计,这次暴动牺牲领导人5人、牺牲农民约有300人。

信江、赣东北、闽北:三个独立的区域

  19282月,省委又在江西版图上以信江——鄱阳湖——长江为界,划出“赣东北”暴动区,在鄱阳县委的基础上建立赣东北特委,作为这一地区的党的领导机关。19293月,信江流域从赣东北特委工作区域划出,成立信江特委,赣东北特委机关则迁至景德镇。19307月,两特委合并,组建直属中央的赣东北特委。

  由弋横扩展而成的信江苏区。为了恢复与弋横地区的联系,19284月间省委特派员饶漱石、冯任到达正处于困境的弋阳、横峰。在特派员的指导下,成立了隶属于赣东北特委的弋阳和横峰两个县委,并组成弋横两县联席会。同时,特派员还帮助把暴动后集中在一起的农民革命团骨干编成正规军队,番号为工农革命军第二军第二师第十四团第一连。5月,弋阳、横峰两县分别召开了第一次全县工农兵代表大会,成立弋阳县苏维埃政府和横峰县苏维埃政府。从而完成了由暴动到土地革命的转变,创立了以磨盘山为中心的弋横苏区。

  弋阳、横峰苏维埃成立不到一周,反动军队就大举进攻。方志敏他们率领苏区军民顽强地坚守着,终于度过了1928年这“极端艰苦斗争之年”(方志敏语)。这一年不仅革命武装得以扩大,由一个连扩为两个连,升为团的建制(19298月,改名为江西红军独立第一团);而且还建立了弋阳、横峰、德兴三个县苏维埃政权。弋横两县联席会决定向省第二次党代会提出建议,在弋横为中心的信江流域成立一个直属省委的领导机关,以便就近领导这一地区的革命斗争。

  1928年底,方志敏从湖口参加省“二大”回来,即依照省委指示筹建信江特委。19294月,省委派遣的特委书记唐在刚到任。10月,信江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弋阳九区召开,成立了以方志敏为主席的信江苏维埃政府。至此,包括弋阳、横峰、德兴、贵溪四个县苏维埃的信江苏区形成。

  以湖口都昌鄱阳为主的赣东北另一隅。信江流域分离出去以后,赣东北特委的工作范围只有鄱阳、都昌、湖口、彭泽、浮梁(含景德镇)、乐平等地了。19292月,特委机关迁至景德镇,陆续派遣工作人员到湖口、都昌等地开展工作。湖口县本来就有党领导下的武装斗争基础,曾经承担了全省第二次党代会的保卫工作。到这年夏秋之交,特委工作人员周赓年(湖口人)等,已在湖口秘密搜集了8支枪,组成一支30来人的小队伍。9月,省委特派员周建屏来赣东北工作。他指挥这支由湖口、都昌农民和景德镇工人等组成的队伍,夺取了都昌汪家墩敌驻点11支枪,正式成立中国工农红军赣东北第一游击大队(周赓年任大队长)。随后,鄱阳游击队也整编为红军赣东北第二游击大队(英豪任大队长)。19305月,在这一区域还成立了湖口和都昌两个县级苏维埃政府(或革命委员会)。

  一位由景德镇去上海的干部向中央报告说,湖口“苏维埃区域相当的扩大了,红军发展到三百余支枪”。江西省委也向中央报告说“湖口的游击队和两三千农民赤卫队于四月二十九日攻下了湖口县城,虽然只占领数小时,确实震动了全江西、而且影响全中国,在第二日全国各报纸都登载着,蒋介石忙派军舰来湖口,这在政治上的确有很大的意义。五月十四日湖口游击队又攻下了姑塘,离九江只五六里”。这些都给中央留下深刻印象。因此,中央对赣东北地区的工作作出决定:1、合并信江特委与赣东北特委,组织一个新的赣东北特委;2、集中赣东北弋阳、湖口、鄱阳等红军,并武装景德镇工人,成立红十军;3、组织地方暴动,夺取九江、截断长江。这些指示由在上海参加全国苏区代表会和红军代表联席会的信江特委书记唐在刚带回赣东北。

  武夷山的那一边。727日,中央巡视员邱泮林在闽北崇安宣布,将当地的党组织划归赣东北特委领导、当地红军由红十军统一指挥。8月下旬,邱泮林翻过武夷山,正式将闽北的组织关系交给赣东北。至此,赣东北苏区的范围已超越了江西省境,包括了江西东北部和福建北部地区。

  早在八七会议的当天,中央就决定在闽北设立直属中央的临时委员会,以组织农民暴动的方式夺取政权。在闽北临委和崇安特支领导下,崇安两千多农民于1010日云集县城,举行示威游行,狠狠打击了土豪劣绅的气焰。11月,崇安、浦城边区一千多造纸工人举行罢工斗争。这两次斗争,成为闽北工农武装暴动的前奏。19281月,崇安特支改为崇安县委。其后,县委在全县近百个村庄和浦城西乡二十几个村庄普遍建立了农民革命组织“民众会”和秘密农民武装“民众队”,积极为暴动作准备。928日,崇安上梅乡首先发起农民暴动,随后很快就发展到崇浦508个村庄。19294月,崇安县委决定将遍布武夷山内外的16支民众队陆续编为红军。10月,中国工农红军第三十五团在崇安成立,陈耿任团长。193051日,崇安县第一次工农兵代表大会在上梅召开,诞生了崇安县苏维埃政府。苏区包括崇安大部、建阳北部、浦城西部以及江西铅山、上饶县边界局部地区。6月,中共闽北特委成立,辖崇安、建瓯两县委及建阳、政和、松溪、浦城、邵武等地党组织。

信江、赣东北两特委合并,红十军成立

  19306月底,唐在刚从上海返回赣东北,在景德镇向赣东北特委传达了中央指示,并研究配合信江红军攻打景德镇的计划。交通员马步英赶回信江苏区将上述精神告知方志敏等人。

  方志敏及信江特委其他成员对中央指示深感惊异,认为合并特委和红军并迅猛向东北方向发展,是丢弃信江苏区的做法。“遵照执行吧,工作马上受打击,于心不忍;不遵照执行吧,将又说我们违反组织,是存在了封建思想,保守观念”。他们一边按要求率红军独立团向景德镇运动,一边在行军途中研究对策。76日,在省委巡视员胡庭铨指导下,信江特委开会(书记唐在刚缺席)作出决定,派邵式平去中央切实反映信江革命真实情况,希望中央改变指示。在中央未回示以前,信江特委还是暂时不取消。

  76日晚,信江红军在赣东北特委和工人纠察队策应下智取了景德镇。唐在刚遂召集赣东北和信江两个特委的联席会议,讨论全面执行中央指示问题。一部分人认为打下景德镇,开创了整个赣东北总暴动的局面,应当立即将红军独立团开赴鄱阳去消灭赣东北的反动中心,联合湖口的革命武装进攻九江,实现与赣西南配合完成全省的首先胜利。因此,决定一面通知赣东北游击大队及鄱阳等地武装配合行动,一面作编制红十军、进军鄱阳的准备。

  但方志敏等人不赞成这种冒险盲动的做法,仍然按信江特委会议的决定等待中央进一步指示,于9日晚率领红军独立团带着在景德镇缴获的枪支和物资向乐平方向回撤。

  与此同时,赣东北第一游击大队正面临都(昌)湖(口)彭(泽)三县反动武装的联合“会剿”,当接到特委的指示后,即放弃原定转入彭泽、都昌山区进行游击战争的计划,由湖口开赴鄱阳。712日,在响水滩遭到鄱阳反动武装的袭击。由于前无接应,后有三县之敌,遭受重挫,队伍溃散,大队长英豪牺牲(此前英豪已率赣东北第二游击大队到湖口与第一游击大队合并)。而沦陷后的湖口苏区民众,则遭受了反动当局和土豪劣绅残酷的镇压与反攻倒算。

  经过唐在刚反复做工作,7月中旬,信江、赣东北两特委终于合并成立新的赣东北特委,并在乐平编制红十军。红十军以独立团为主要基础,编入赣东北部分地方赤卫队及景德镇工人。721日编制完毕,22日在乐平众埠街举行建军典礼。全军总人数2000余人、枪支1000余支。按中央军委指定,胡庭铨任前敌委员会(十军军委)书记、吴先民代政委、周建屏任军长。

  对于湖口等地的赣东北红军未能及时会合到红十军,红十军军委后来在给中央军委的信中曾有提及,读来令人唏嘘:“湖口从前的游击队有枪近百支,都昌游击队有枪一二十支,鄱阳游击队有枪二三十支。在红十军成立时已决定派人去将湖口游击队编成教导营,因路途阻碍,中途折回。7月间,湖口游击队因受反动军队的压迫,开到鄱阳联合,不到10天,被反动军击破,枪支完全损失,军事以及党政工作人员大多死伤逃亡,革命群众亦均遭惨杀。尤以湖口之惨剧为最,总计死亡人数约近三千。”

出击赣北,并不截断长江、夺取九江

  红十军组建后,即决定首先消灭驻赣东敌江西警备第一团(曾振翔团),然后伺机完成中央提出的向长江边发展、攻取九江的任务。

  初试锋芒的红十军连克数城:上饶县城(725日),弋阳县城(85日),余江县城(815日)。但他们没有以攻城略地为目的,16日又退回根据地中心弋阳芳家墩。

  这时,赣东北特委来信,说红三、四军(红一军团)已准备攻打南昌。于是,红十军前委正式决定开始进军都湖鄱彭并夺取九江。18日全军抵达乐平众埠街,21日拂晓攻占乐平县城。此前尾随红军到余江的江西警备第二团(张超团),乃以大部取捷径向鄱阳扑去。25日红十军已攻克鄱阳县城,敌追赶不及,复又令从南京开来的警备团一营(缉私营)从九江方面与张超团呼应,企图阻红军于长江边。红十军在93日晚已经到达都昌湖口边境的村庄和湖口内地滨临鄱阳湖的江桥镇宿营。

  94日,张超团、缉私营及都湖鄱保安团已经包抄到江桥附近。

  双方力量悬殊。“两面敌人人数在二千六七百以上,枪支在二千四五百以上,机枪5挺,自动枪3挺;我们人数只1500余人,枪支1200余支,还有二三百不能用的,机枪一挺亦不见好。”红十军军委事后总结说:“江桥一役,可算是十军的生死关键,败则有全军覆没的危险”!

  红十军凭借有利地势,采取分割夹击的办法,经过近一天的激战,击败了优势敌人:击退三县保安团、歼缉私营全部并毙其营长、歼警备二团大部并生擒团长张超,缴获大量武器装备。敌人大为震惊,次日令第五十师一四九旅朱刚卫团开至湖口附近防卫。红十军亦有伤亡,考虑越湖攻打九江毫无把握,遂撤出都湖鄱一带,于8日夜再度进入景德镇。

  当红十军正在都湖鄱一带转战时,邵式平已经从上海回来了,带来的中央指示仍是要求赣东北“猛烈的组织湖口暴动、彭泽暴动,占领马当,切断长江交通”。

  为了继续执行中央的指示,红十军在乐平进行扩编。通过收编地方赤卫队、干部连(原赣东北第一游击队包括原鄱阳、都昌等地游击队余部或在此时才汇入红十军),扩充为三个旅和一特务团、一机枪营。全军总编人数增加到6000余人,枪支为1600余件。周建屏仍为军长,邵式平任前委书记兼政委。

  9月中旬,红十军从乐平出发开始第二次出击都湖鄱彭行动。红十军刚一离开乐平,脱逃后的张超就率残部开抵了乐平,敌人还调动飞机沿途轰炸、派出军舰往鄱阳古县渡堵截。红十军冲破敌人封锁,于106日再次占领鄱阳县城,继而挺进都昌、湖口,并在这些地方帮助恢复党组织和苏维埃政权。10月中旬红十军又分成两股:周建屏率四、七旅进攻彭泽,邵式平率一旅和特务团暂驻都昌、湖口边境,准备相机完成进逼马当和九江的任务。

  1016日傍晚,红四、七旅攻下彭泽县城。由于长江上有敌人在频繁运动,周建屏没有率部沿江东下占领马当,而是转到彭泽与皖南边界活动。10月底,在湖口活动的邵式平部也开至石门街与周建屏部汇合。115日晚,周建屏、邵式平率红十军突袭秋浦,6日下午即退出,拟分兵出击东流。

  但此时江西“剿总”鲁涤平已实施了他的“进剿计划”:以胡祖玉率新编五师主力进攻彭泽(102日已至该县)、湖口、徐家埠一线,联合安徽敌五十五师(阮肇昌师)向蔡家岭及景德镇一线追赶红军。同时,信江流域也有敌人在骚扰。红十军当机立断,决定放弃攻打九江的行动。116日,当安徽敌两个团赶到秋浦时,红十军已退至石门街,继而经景德镇回师信江苏区。

由赣东北而闽浙赣:边区十年红旗不倒

   19319月和11月,赣东北省委和赣东北省苏维埃政府相继成立,根据地由特区扩大为省级建制。19324月,红十军一部第二次攻克浙江开化县华埠镇,开辟了化婺德苏区(开化、婺源、德兴边区)。11月,赣东北省改为闽浙赣省,这块苏区即称为闽浙赣苏区(实际已经包含闽浙皖赣四省边区地区)。19332月,在闽浙赣军民取得第四次反“围剿”斗争胜利的同时,又开辟了一块新苏区——信抚苏区。在193478月第五次反“围剿”斗争中,又形成了两块新苏区——皖赣苏区、皖南苏区。

   19352月开始,闽浙赣根据地军民转入了艰苦卓绝的三年游击战争。在游击战过程中,根据地被分割为皖浙赣、闽赣、闽浙三大边区游击根据地,并一直坚持到七七事变前后,恢复了与党中央的联系,并下山整编为新四军,投入到抗日战争的滚滚洪流。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隐私安全 | 免责声明 | 网站导航
主办:中共湖口县委员会 湖口县人民政府  技术支撑:湖口县电子政务办公室
赣ICP备13004201号           政府网站标识码:3604290007